Share
MPAM Activities

反者道之动—保罗•莱特教授的一堂公开课

Paul-Light_event 

2014年8月7日,保罗·莱特(Paul Light)教授给MPAM同学带来一堂生动精彩的公开课。他并不是带领大家去学习那些成功的政府治理案例,而是转向另一面——“What we can learn from government failures”(我们能从政府失败案例中学到的经验)。

莱特教授现任职于纽约大学瓦格纳公共政策学院,是宝莲·高黛教席教授,同时也是全球公共服务中心创始首席研究员。在加入纽约大学之前,他是布鲁金斯学会的道格拉斯·狄龙资深研究员,并历任这所著名智库的公共服务中心创始主任、政府研究项目主任和副主席。另外,他还曾任皮尤慈善信托基金公共政策项目主任和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休伯特·汉弗莱公共事务研究院副院长。在教研之外,他还担任过美国参议院政府事务常设委员会的资深顾问。

尽管曾帮助过一些美国总统的竞选者,但他坦承与他合作的竞选者都以失败告终。他创造一个不乏幽默的词汇来形容这个现象——“保罗·莱特诅咒”。但对于公共政策研究领域来说,这个“诅咒”正好推动他去研究更富价值的课题:美国政府历年政策失败的问题。

Paul-Light_event2 

真正强大的国家,善于从不利的“诅咒”和以往的失策中去寻找原因,并推动公共管理提升到新的高度。从失败案例中学到的东西,往往比从成功案例中学到的东西更有用,因为面对复杂多变的公共事务领域,前者可以帮助我们逐步明晰成功与不成功的边界,甚至直接明确下一次成功的路径;如果不学习失败案例,公共管理者要么对政策的成败缺乏把握,要么难以避免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持续犯错。中国的《老子》一书中有一句话“反者道之动”,已经讲明了这个道理。

莱特教授明确指出:美国政府在公共管理过程中,存在很多失灵的政策和现象;十几年前的911和近几年的飓风、医改,这些都是典型的失败案例。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失灵,如何解决?经过大量实际案例分析,他总结出政府犯错的五个源头:政策、资源、结构、文化和领导者,每个源头又可以细分出更具体的原因。比如政府结构导致的信息传递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当莱特教授通过现场同学来悄悄传递一句话“我觉得新加坡非常好”,到最后一位听到时却变成了“新加坡挺好的”——“政策”内容已经大大走样。

如何通过公共管理的改进和创新来避免上述政府的失败?这是莱特教授研究的核心。尽管他认为每个政府的失败案例都是多方原因造成的,但是,“当你在向高层汇报你的结论时,一定要围绕当下最关键的那个问题来展开。”莱特教授建议说。

(王薇 撰稿)

Singapore
Thu 7 August 2014
08:00 AM - 12:0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