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树知道

29 Dec 2015

10753A1初见新加坡,一下子触动我们心灵的竟是树!接我们MPAM新学员的大巴从机场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武吉知马校区,一路都是巨大的雨树。绿树伸展着枝桠、张开着巨大的臂膀欢迎你,拥抱你,绿叶在如伞的树冠上婆娑起舞,浓浓的绿意瞬时填满了我们的呼吸。

三月里,我们开始了在新加坡的留学生活。最适宜的生活是有山有水,新加坡是做足了水的文章,可在缺乏山的岛国,新加坡就用大树代替了大山,树高高低低层层叠叠地把新加坡环绕成“花园中的城市”。有了树的坚定与水的灵动,新加坡就有了一刚一柔的勃勃生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说的是仁者如山一般宽容仁厚,滋养万物。新加坡的大树,也和山一样包容孕育万物:蝉在林中长鸣,鸟在树顶栖息,松鼠在树间跳跃,蚂穴在树下安家;蕨类在树干垂落,蘑菇在腐叶中生长;给行者满目青翠,给晨练者振奋鼓舞,给树下读书人启迪;给年长者清凉的慰籍,给孩子们无穷的惊喜;就连客工和菲佣在树后相会,树也以宽容悲悯对这人间的无奈给予遮蔽。树听见一切私语,看尽一切悲喜。树知道,一切安然自在、一切生生不息。

1359431在许多国家和民族的文化里,树连天接地,具有灵气,极富生命力和能量。随着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顾清扬老师“城市发展与政策”的流动课堂,我们参观了新加坡50周年新开张的黄廷芳医院(Ng Teng Fong General Hospital & Jurong Community Hospital)。这家最新医院综合大楼设计的最独特之处,就是住院病人拥有专属的“一床一窗一树”。人们相信,树会给病人带来康复的信心和力量。新加坡全岛树木总数200万棵,以树作为指数衡量生活质量,这在世界上应是绝无仅有的了。大树蔽日、古树参天得益于持续50多年的植树运动和严格的管理,新加坡的公园与树木法令规定,要砍伐生长干围超过1米的树,都须先经国家公园局管理处批准。如因修路或建筑确须要移开树木,要审慎评估,并为树的移植购买保险,移植费用达7-10万新币。新加坡政府还给树木建立了电子信息档案,每棵树的地点、类属、年龄、施肥、修剪、喷药及责任人一目了然;每棵老树都有身份追踪器,可时刻了解老树的状况。当人和树都需要空间时,不是树让人,而是人让树。人往地下让(地铁,地下商场),树往空中请(屋顶绿化、垂直绿化)。我们到新加坡国立大学肯特岗校区的商学院听课,肯特岗校区大学城的教育资源中心(Education Resource Center)是幢著名的可持续发展建筑,它主楼设计创意是为了避开生长多年的老树,建筑被设计成环型——好给大树的继续生长让出空间。这一让,非但没有减损建筑的功用和美观,还成就了建筑的特色和名气。让人和树相互成全吧,树让人,人更加寂寞荒凉,不妨人让树,让出文明境界。树知道,它不会因高楼崛起而消失,不会因追求政绩而被砍伐,它自然生长,顺其天命,庇护人间。

94CAC1从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学生宿舍College Green宿舍走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武吉知马校区教室上课,要穿过新加坡植物园(Botanic Gardens)。植物园是新加坡首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我们曾在里面探访过一棵棵参天古树。植物园棕榈谷步道旁生长着新加坡独具特色的树木香灰莉木(Tembusu),树龄百年以上,是新加坡的遗产树之一,新加坡新币5元纸钞的背面印的就是这种香灰莉树。它树干挺拔,每到花季,日落时分就会盛开乳白色的花蕾,散发浓郁花香。交响乐湖畔香灰莉树旁有座音乐家肖邦的雕像,音乐家凭水临风,凝神作曲演奏,他妻子半俯着身子聆听,她在听,树也在听。树在这里生长了百年,也听了百年。交响乐湖心是邵氏基金音乐台,每个周末会不定时安排免费音乐会,居民来听,树也在听。今年恰逢新国大110周年校庆,国大杨秀桃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在植物园举办音乐会,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召回的力量,上千校友像飞往蝴蝶谷的蝴蝶一样,色彩斑斓地停落在青草茵茵的棕榈谷,任心旌随着校庆交响乐在林间空谷摇荡。白云悠悠水悠悠,琴韵也悠悠,树知道,树听得懂人与自然和谐的共鸣。

152F771我们在历史悠久的武吉知马校区上课,听弦歌传唱,任时光流转。在MM大楼 SR3-1教室,我们聆听过著名历史学家王庚武教授娓娓道来海外华人在不同区域不同时代的发展。在历史的长河里,海外华人在不断适应发展中,他们改变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又永远失去了什么……窗内史海沉浮,窗外云淡风轻。树就在教室外无声的矗立,伸向长空的树枝苍劲又灵动、长袖善舞、迎风飞扬;它们的根却在地下拼命生长、盘缠纠结、紧紧相握。在本不丰饶的土地上,树要以多么顽强的生命力才得以落地生根、繁衍繁殖、枝繁叶茂、荫蔽一方。树知道所历经的一切,树用自己独特的言语诉说历史。

理想中的大学,一定要有“大师、大树、大楼”。大树是百年树人的期许,是大学历史的积淀。有历史积淀和未来期许的知识和思想,注定会超越国界、超越时代、昭示未来。在这片知识的参天大树中,有我们一位位尊敬的恩师——陈抗教授、顾清扬教授、陈企业教授、黄靖教授、施永丰教授、杨建伟教授、傅强教授……这一棵棵智慧巨树呵,他挥一挥衣袖,让思想的闪电在他伸向苍穹的枝干上掠过,让寻觅的灵魂在他繁茂的树枝上栖息,让求知的热情在他繁叶间激荡共鸣,让灵感的火花在林间流光溢彩。他们是大学苍劲的、青翠的大树,是我们心中常绿长青的大树!这片茂盛森林,将是我们永远的共同的精神家园。

我们常用“春去秋来”感叹日子的飞逝,新加坡没有秋天,在炎热潮湿的热带气候里,树木的新陈代谢非常迅速,一边是无边落叶萧萧下,一边是新芽欣欣向荣地萌发。在导师的引导下,我们一天天地学习、讨论、思考,一点点地抖掉思想的局限,挣脱心灵的落叶。思想的嫩芽在挣扎中萌发,在冲撞中突破,我们就在不断突破自我的过程中痛并畅快着。终于,思想的新芽站上了枝头,欣喜地沐浴着阳光,向着未来微笑。树知道,抖去落叶,就会萌发新芽,种下种子,就会收获希望。11F3BB1

芳林新叶催陈叶,落叶不是满地秋。新加坡的落叶也是一道风景。园艺工人小心地把落叶拢在树周围,落叶覆盖的面积恰恰是树荫能遮蔽到的范围,落叶有了最心安妥帖的归依,树木也得到继续生长的滋养。老树枯了,新加坡也不会把树桩连根挖起移走,就让树桩留在原地,供人休憩,供人怀想,提醒这里曾生长过一棵大树,有过挺拔的英姿,给予过万物荫蔽。CG宿舍后的草地上有根老树桩,没有课的清晨和傍晚可坐在上面温习,感谢一年里有它的陪伴。树知道,如何从容地对待更替与归去。

新加坡的雨季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着木叶,提醒我们已到惜别时期,骊歌如期唱起。在古代诗歌意象中,雨和树往往和离别、思念和守候紧紧联系在一起。中国最古老的诗经中就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诗句。每个华人内心最深处最宝贵的记忆里,总会有一棵大树的荫蔽与温情——孔子在树下讲学,母亲在树下守候,恋人在树下相会,故友在树下重逢,乡亲在树下聚集,劳作后的休憩,丰收后的祭祀……感谢我们的生命中也有关于树的集体记忆。树就生长在我们心中最温软的地方,梦中它会发芽,它会开花,会温和地提醒我们,停下脚,歇一下。树会一直在这里矗立,树知道,有守候,心会归来。

雨声沥沥,多少话要说啊,不用讲,抬起头,树会知道。木叶沙沙,树的叮咛,要听吗,停下脚,你能听到……

 

MPAM 2015级 古雅峰 撰稿

LKY School

LKY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