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我与新加坡相遇相识的第一天

14 Apr 2016

war-memorial-park2016年4月14日,整整一个月。这个普通的日子,因为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为我们安排的『关于李光耀——追寻李光耀的足迹导览』活动而显得特别起来。

east-coast-nonya从二战纪念碑,到东海岸娘惹地区及美味的娘惹糕,从李光耀先生故居到其重要选区的丹戎巴葛区域,我跟着生动的导览回顾了一个伟人少年立志、青年求学、一生建国的生命过程,还有他与结发妻子相濡以沫的爱情。

当故事与街景混合,让还时常恍惚是四月还是七月、午饭吃完晚饭吃什么的我,渐渐清醒起来。每每站在一角,就清晰的感受到真正的新加坡向我走来:华人马来人mix印度人欧亚混血,一条街上佛教基督教mix印度寺庙,现代高科技环保建筑mix duxton五颜六色的二层旧居,CBD寸土寸金的高楼大厦mix大片的政府组屋,写字楼的耀眼玻璃mix一根根挂满衣服的晾衣杆, parliament-house国会议会厅里的安静肃穆mix招牌肉骨茶店里的热闹喧嚣。。。而这一切似乎都显得很match。

今天,其实才是我与新加坡相遇相识的第一天。

MPAM 2016级 黄卉 撰稿


 

steven1带我们导览的是一名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华人——黄家富,教名Steven。家富是个幽默的人,在大巴车上与大家戏谑,“如果大家叫我的中文名字‘家福’的话,我就有点讨巧了(音同‘家父’),不过我很喜欢。”车上哄然大笑,一路上我们都亲切地叫他“家富”。家富是个具有职业精神的人,每次上下车,他总用身躯挡在车道前,招呼大家上车,小心过马路。每次讲解都深入细微,把李先生的生平遭遇、与家人朋友情感、公共决策的抉择与我们分享。家福是个具有厚重历史感的人,站在“日本占领时期死难者纪念碑”前,家富说,日本侵占新加坡三年半,屠杀了5万多名新加坡人,且大多是华人,我们建这个碑,是让我们可以不记仇,但不能忘记这段历史,铭记历史,能让我们更好地往前走,让国家更加强大不受侵略。家福是李先生的崇拜者,聊起与李先生最近的 steven2一次接触,家富说,“当时,李先生的车停在斑马线前等红灯,这时我正好沿着斑马线过马路,一转头,恰巧看见车里的李先生,我对着车微笑,李先生竟也微笑地对我点了点头,多美好的瞬间,这是我一生最宝贵的记忆”。家富也是一个理性的人,家富说,“我不赞成为李先生塑像,也不赞成把樟宜机场改名为李光耀机场。纪念一个人可以有许多方式,只要看新加坡的现在与过去,人民就会想起李先生以及他的团队包括吴庆瑞先生的努力与付出”。

家富是1954年生人,他的成长见证了新加坡从贫困到繁荣,见证了新加坡民主法治框架的构建。在国内,按照他的年龄已是一个退休大爷,应在家颐养天年,但他还在努力工作,导览诸多游客认识了解新加坡、喜欢深爱新加坡。他的导览与分享,让我们更为清晰地认识了李先生和新加坡的成长,在他的身上我们也看见了勤劳、开朗、富有责任感的品质,也许这也是新加坡“建国一代”的特质吧。

MPAM 2016级 杨超 稿

 

 

LKY School

LKY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