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人造奇迹 新加坡

21 Jul 2015

新加坡的首都在哪? 我希望是滨海湾!

600_0978 

不比圣淘沙是纯渡假观光,滨海湾走的是都会时尚路线,没有圣淘沙的环球影城、缆车游乐设施、海滩椰子树,滨海湾矗立的是国家音乐厅与戏剧院、温室花园与擎天树群,有着鱼尾狮的水岸花都供居民、观光客、投资者、企业家、艺术家、运动家穿梭博览飨宴。

无缝接轨,滨海湾作为市中心的延伸,邻近的丹戎巴葛是第一个被划定的古建筑保存区,市政厅附近有着英国殖民地时期留下的政府建筑物与教堂,与市中心相连,呈现新旧融合、中西马来风光,建筑物高高低低相互峥嵘。

当70年代圣淘沙以一个5平方公里的岛屿大举投入观光建设时,原本放牛吃草的滨海区正从印尼运来砂石、抽水、填海、造地360公顷。滨海湾是继日本横滨之后,全球城市中采用共同管线(水电网路等合一)的地区,整区的概念是都会综合使用,结合办公、娱乐、住宅,也是能源环保、拦水筑堰,自然与人文的创新结合。得来不易的人工地,市区重建局正小心翼翼一格一格的逐步开发,目前使用还不到20%,著名的金沙酒店赌场以12亿新币卖给拉斯维加斯集团60年经营,滨海湾还有80%的地要留给新加坡更崭新的未来。

新加坡人常说,老天只给新加坡两个恩赐,一个是位于世界最繁忙航道的世界级天然港口,一个是深谋远虑极具领导力的李光耀。李光耀并不认为那尾喷水的狮子头能保住新加坡的命,而是与强国成为命运共同体、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与区域总部才能守住这个弹丸之地。果真,延伸旧市中心的滨海湾还能容纳更多国际商业中心,加上强力推展会议观光之下, 一年也给新加坡带来350万的商业旅客商机(总观光人次1500万),光圣淘沙与滨海湾综合度假区就创造了超过四万个就业机会。

亚洲第一的宜居城市

DSC_0329 

短短50年,一个泥巴之地成为亚洲最宜居的城市,新加坡也积极行销她的城市故事,成为公共治理的麦加朝圣之地。 2008年成立的宜居城市中心(Center for Livable Cities), 就是为城市规划与治理留下经验纪录与传承。为了输出新加坡成功的经验并进行海外交流相互学习,新加坡每两年作为主办国举办世界城市高峰会,并每年在获得“李光耀城市奖”得主的城市举办市长论坛,2015年于纽约的市长论坛刚闭幕,2017年将在中国苏州市举办,不仅汇集了各城市领导人的风采,也开创相互学习的机会。知识城市与智慧国家正是当代的翼下之风。

致力知识经济不遗余力,淡马锡基金会也出资提供世界对城市规划有兴趣者来新加坡进行短期考察。近年来新加坡政府更大举向中国与印度输出城市规划与治理知识,印度Andra Pradesh省正在新加坡政府领军下规划建设新首都,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一国政府到他国去建首都、筑园区,国际罕见,而这就正是新加坡的务实当道。什么可以让新加坡站上国际舞台就马上去做,做了就要做到第一名,第一名之后把经验转成知识经济向国际推广,最重要的是,政府带着新加坡的企业一同进军国际市场,让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依照由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以及瑞士的学术界共同制定的Global Livable Cities Index评断的五大指标即安全、环境永续、政府治理、经济活力、生活品质来评比,高居住密度(平均每平方公里住7600人)的新加坡是亚洲最宜居的城市,打败在其他评鉴机构中引领风骚的东京、京都,全球仅次日内瓦与苏黎世。纵使在其他国际组织宜居评比指标中(Monocle 2015),新加坡全球排名13名,依然是亚洲宜居城市第三,可见最为国民诟病的交通拥挤及故障、高昂的生活消费,以及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等,并没有让这「在花园中的城市」(City in the Gardens)失分太多。眼前迈向人口老年化,有关老人医疗及居住友善等议题正考验着这个年轻的城市国家。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

就一个移民城市而言,多元宗教、族群与文化的互重并存,新加坡的治理成果确实首屈一指。台湾习惯的国民幸福感与快乐指数必不在评鉴新加坡的诸多指标之中。新加坡民意调查中,国民不快乐指数颇高,虽然痛苦指数中的物价及失业率一高一低,但逐渐扩大的的贫富差距(吉尼系数4.5)是其社会的隐忧。每件事都要问有没有钱可赚、每件事都要问成功还是失败。 我的新加坡朋友常问我“台湾人在幸福什么”? 无论主计处公布的台湾是亚洲最幸福的国家真实与否,以一个台湾人在新加坡,我明显感受到台湾那份认同土地之上的互助、互享、互相肯定的价值观可能是这个快速发展、高度移民的国际城市无法体会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说过,人民是否快乐是自己的责任,不是国家的义务(The Government cannot make the people happy, the people need to make themselves happy)。的确,似乎政府不做什么人民可能更快乐些! 但国家经济不好一定会让国民不开心。台湾人民对政府不开心,对家园感到很快乐,个人怀抱着小确幸,这种尴尬的情境,真是难以向外人解释。

感到幸福在滨海花园

一朵莲花(科学艺术博物馆)、两颗榴梿壳(音乐厅戏剧院)、三尊福禄寿(金沙酒店) 、贝壳造型的温室花园就在通向新加坡海峡的滨海水库…白天独特造型的门面绿意盎然,设计独特的建筑争着脱颖而出,呈现碗状抛物状环抱着水镜倒影。到了夜里,整座闪闪发光的天际线就成了狮城的皇冠、花园城市的国际橱窗,而最美妙的是擎天树开始在星空中跳舞…仰望这一切,第一次在新加坡感到幸福! Man Made Miracle!

 

MPAM 2015级 黄琼雅

LKY School

LKY School